百年巨匠齐白石总结 齐白石画的虾

时间:2021-07-30 14:11:40 作者:admin 16102
百年巨匠齐白石总结 齐白石画的虾

就书法而言,当今谁可称为百年巨匠?

【原创】 当代书坛巨匠沈鹏

卢秀辉

阮元南北书派论一出,又燃起了新字体演变的雄心。康有为如此想,于右任如此为的。事实是,那都是书法梦了。帖学的自成一系,有延续、有发展,重要的是无数人在践行他。北碑一出,还是以帖学的基础玩它,不能从技术到演变自成一体,就很难和帖学相抗行。从审美上,帖学的俊雅、流畅,北碑的率性、活泼,让人都向往之。无数人不忍弃,于是,出现了一个新的玩法,碑帖结合。要想碑帖结合,仅是想想,显然是不够的,要实践之,实践后,要让人品阅出碑帖结合的味道,需要有艺术者、有学问者、有思想者的人,方能为之。这样的时刻,谁都在找,谁都在等,谁都想做。当代书法灵魂式的人物出现了,沈鹏!

沈鹏先生是中国当代书法的灵魂式的代表人物。我在这里,不用“代表人物之一”的原因很简单,灵魂式的人物是唯一的。灵魂式人物的出现,是代表无数人的梦想,无数人的梦想才能汇聚成一个事业、一个时代。中国当代书法,沈鹏作为灵魂式的人物,他必然代表了无数人的梦想、无数人的追求、无数人的对时代的共建。对于沈鹏来说,他自己不会、也不能成为代表当代书法的代表人物。但是,事业的要求、时代的要求,是不会让个体做主的,个体在其中所起的作用是很渺小的,只有事业、时代的大浪,才能推着沈鹏这样的人物向前走。而沈鹏所能做的是,锤炼自己、积极求索,与时代共同进步、与时代共展风貌。

沈鹏与康有为、于右任不一样。他没有政治作为读书、艺术创作的背景,他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纯碎的中国式文人。他年轻时,就有幸在中国最重要的艺术专业机构工作,以使他能够自始至现在,都处于学术的前沿、艺术的前沿、思想的前沿、创作的前沿,来考虑书法、艺术、学术问题。这一点,是相当难能可贵的。

沈鹏是中国当代书法的领导者。他在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期间,力主制定了《中国书法发展纲要》。这个《纲要》是当下、及未来若干年的书法发展的一部纲领性文献,其意义不但是中国书法史的进程中,唯一的一部指导性的发展纲要,还对书法的本质、以及与时代共同发展的规律进行了学术性的预测,沈鹏的这种高屋建瓴的前瞻性,无愧于他作为当代书法领导者的地位。和康有为比,康有为的书法地位让当时的中国唯其马首是瞻。但是,作为书坛的领导者,他利用他的影响力做的只是以个人的喜好,扬碑抑帖。和于右任比,于右任作为执政党国民政府的大佬,他做的就是促进标准草书。康、于两君子,与沈鹏在书法发展的思考上,出现了很大的差距。沈鹏是中国当代书法的思想者。沈鹏在艺术上提到了很多的新主张,其中,在创作上他提出了原创性的要求,是对当下书法发展下的一剂猛药。书法发展到了今天,因为展览体制的需求,加上学术能力的限制,人们对风格张扬的原创性持谨慎的态度。艺术的生命力就在于原创,当艺术的原创性得不到群体的认同,在书法复兴的道路上,前贤的制高点会离当代越来越高,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这不但是对内容原创的要求,还是对书法创作原创的要求,书法家不是复制前人,而是开创自我。书法家是书法艺术家,艺术家必须要有担当,艺术家必须要有自己的语言。唯其独立,才能见艺术家的学识、修为、思想。对于书法来讲,思想性的东西太重要了,书法不像美术那样,能五湖四海的做比较学研究,书法是纯民族性的东西,外来文化对其形不成大的冲击,外来文化的作用,大多表现在对理论的研究上被套用。所以,书法的研究比对于美术,在思想上走的不是太远,沈鹏这样的书法思想者,在中国书法发展时期,对书法问题的全面的思考,更显其珍贵。

沈鹏是中国当代书法的实践家。他的实践:一、原创性。沈鹏在前人的基础上,比康有为、于右任走的远。同样是立志于书法,康有为是改良,于右任是不彻底的革命,沈鹏在书法创作上完成了凤凰涅槃,而且,沈鹏是自觉的完成了碑帖结合,在技法上独迈今人。二、人书俱新。我不知道在书法的审美上,为什么要用人书俱老?人书俱老,还有另外一个层面的意思,就是在技法上、个人风格上更趋于稳定、老到。这样的稳定、老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书法家来说,弥足珍贵,但是,对于沈鹏来说,这些是末技。艺术的创作,唯有常新,才是艺术创作的积极面,而沈鹏的创作就是这样的,他的创作并不是千篇一面,而是每于机锋中自出新意,令人有不思到处,书有新意,人也未有老意,而是以常新的创作彰显鲜活的生命力。三、雅俗共赏。艺术肯定是小众的,这是由艺术的格局所决定的,高雅的艺术注定不能流行。但是,高雅的艺术也能引起雅俗共赏。王右军的兰亭帖深入人心,在中国,是真正的雅俗共赏。把高雅写成雅俗共赏是件非常了不得的事,所谓高书不入俗人眼,除了创作者的自负,也有欺世的一面。当然,不排除个性化的东西小众化。也有当时不为同时代的人所了解,而为后世倾倒的,这是个案化问题。在中国,沈鹏是难得的雅俗共赏的艺术家。就像中国的小提琴曲《梁祝》,不但在中国雅俗共赏,在世界上也是雅俗共赏。能雅俗共赏的必是极高雅的艺术,能得到大众的内心的共鸣,这是多么幸福的事。四、书卷气。书法艺术的小情趣常表现在小作品的创作上,而巨幅大幛,写出书卷气这样的情趣,是极难的事,这不是功力问题,其眼界的高远已经很让人折服了,而沈鹏常常作这样的创作。小字当作大字看,有书卷气,了不得。而大字当作小字看,更了不起。大字的谋局是不一样的,大字往往以大摄人,以霸悍取胜,而把大变成小的,让人看了后,还能摄人,还能见书卷气,那更了不得。五、碑帖结合。由于康有为的狭隘,他拒绝了走碑帖结合的路,虽然,他在实践过程中,还是堕入到了用帖法写碑,但是,由于他对帖学的拒绝,所以,他在北碑草、行上,没有能够走的更远些。这一点,于右任是看出来了,所以他在北碑的行、草上走的比康有为远。沈鹏则更远,其原因就在于沈鹏是兼容碑帖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碑与帖,不应相互排斥各自禁锢,而应当融合互补”。六、写出了信仰。信仰,是没有利害的,信仰只有奉献,信仰只有用心。没有奉献,就与信仰无关。没有用心,也与信仰无关。沈鹏的创作,没有了名利的左右,没有了技法的约束,没有了旁骛,对书法的使命感,就是他的信仰。他是在用信仰写,写到了艺术的心境,写出了时代的气息。

沈鹏是中国当代书法的诗人。中国古贤中,以诗人而为书法家、学问家、政治家的比比皆是。现代人的知识结构越来越复杂于前人,社会成了强大的机器,在强大的组合式的社会面前,许多学问的事,做了精细的分工。书法家已经成为了纯粹的书法人。诗人也成了独立的行当。在当代,能以诗行,并结合于书法创作的,不但是有前人之风,更是凤毛麟角鲜见了。沈鹏立志于此,一是兴趣使然, 二是其私下定有力挽书法家文化颓势的意思,前不久的《霞客行》自作诗文展轰动了全国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